Write the Code. Change the World.

9月 28

你为什么不生气?你为什么不跟他说“滚蛋”?
哎呀!不敢呀!这些摊贩都是流氓,会动刀子的。
那么为什么不找警察呢?
警察跟摊贩相熟,报了也没有用;到时候若曝了光,那才真惹祸上门了。
所以呢?
所以忍呀!反正中国人讲忍耐!你耸耸肩、摇摇头!
在一个法治上轨道的社会里,人是有权利生气的。受折磨的你首先应该双手叉腰,很愤怒地对摊贩说:“请你滚蛋!”他们不走,就请警察来。若发觉警察与小贩有勾结——那更严重。这一团怒火应该往上烧,烧到警察肃清纪律为止,烧到摊贩离开你家为止。可是你什么都不做;畏缩地把门窗关上,耸耸肩、摇摇头!
……
不要以为你是大学教授。所以作研究比较重要;不要以为你是杀猪的,所以没有人会听你的话;也不要以为你是个学生,不够资格管社会的事。你今天不生气,不站出来说话,明天你——还有我、还有你我的下一代。就要成为沉默的牺牲者、受害人!如果你有种、有良心,你现在就去告诉你的公—仆立法委员、告诉卫生署、告诉环保局:你受够了,你很生气!
……

——龙应台《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有一个人在赤手空拳奋力敲打柏林墙。

尽管每个人都知道,柏林墙不会因此倒塌,甚至一块砖屑都不会掉下来,他自己肯定也知道。

所以他的目的可能只是想让敲墙的声音发出,叫更多的人听见并开始意识到,柏林墙的存在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如果每个人什么都不做,那么柏林墙永远不会倒塌,所以……DO SOMETHING,即使只是一起来敲墙。

深圳汪龙是敢于敲柏林墙之人。而我们呢?有能力者会用梯子爬墙,一部分人会偶尔抱怨,大部分人则是随着日久逐渐适应他的存在,甚至为他辩护,却忘了这堵墙的不合理的存在,忘了权力是需要争取的,忘了互联网应该是开放的,共享的,自由的。

这极大讽刺了我等网上吼得山响,现实中沉默的大多数。

相关事件:封锁 Google 第一案

参考:深圳汪龙的微博_微博汪龙 (@cnlong1988) | Twitter如何看待「封锁 Google 第一案」的开庭审理? – 知乎“封锁Google第一案”开庭审理的详细情况 | 果壳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活捉 94 条
  1. Pingback: Î÷ÃÅËþ¶ûÅ£

  2. 天然呆

    毫无疑问,墙存在的最大意义在于封锁了一部分互联网层面的信息交流.从互联网用户的角度讲,我和多数人一样觉得这是件很让人感到麻烦的事情,但是我一直怀疑,道德上,这样的封锁是否真的不合理?封锁信息交流,封锁这个行为本身并不应该有道德评价,否则世界上的物理国界应该和此有一样的评价,但是基本上头脑正常的非无政府主义者不会觉得物理国界有什么负面的道德评价,而且多数人(愤青?)对此还是感觉很必要的.所以封锁信息交流的道德评价在于其封锁的具体信息本身.封锁各种反对言论,对政府来说,算不上什么道德问题,如果这个问题要深究的话,全球的政府几乎没有一家是不存在这个道德问题的.至于封锁谷歌,相当于封锁了大半个国外互联网,无差别封锁,不论是对政府正面信息还是负面信息的检索都不能进行了(虽然负面居多).我个人不知道这样的无差别信息是否有道德问题.不过从油管,非死不可,推特这些来看,作为不可替代的公共服务(全球性)的一部分(很多国外推主,视频上传者根本不在国内的替代品上发布信息,因此不可替代),将这些信息封锁是对公共性服务以及部分言论自由(假设那些国外信息源不懂汉语,国外的那些网站是他们的唯一发布途径)的挑战,可以视为道德上有问题.所以,虽然结论上说,墙是有道德不正确性的,但是并不应该是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罪大恶极.墙阻碍了你访问部分国外信息的这个目的,你不能在带有明显目的倾向性的情况下评价一件事的道德正确与否.不然就太中二了.说到底,很多人所说的互联网应该自由,我很怀疑互联网的自由是与生俱来的性质吗?还是只是一部分(或大多数)人希望互联网拥有的一个性质.这个”应该”到底是哪种层面的?这个问题的答案也严重关系到墙的道德性质.呃,瞎扯了一堆,别在意.事实上,偶然发现这个小站之后,很感谢博主的各种成果.以上内容纯粹是本着讨论的心态口胡了而已~

    1. 一只萌萌哒博主

      对这种事我已渐渐麻木, 我上个网也不想再考虑什么国家战略目的, 只希望能够早日肉身翻墙, 上网不再那么窝囊, 至于它的对错, 闭关锁国有什么后果, it ‘s none of my fucking business!BTW, 多谢支持(๑•̀ㅂ•́)و✧ (8